• 中国联系电话:010-64745235

    美国联系电话:(650)350 1863

随感而发的前言 | 走入中医抗癌

    今天,2015116日(美国西部时间)。早晨,我正开车在上班的路上,就有人打来电话。好在我有车载电话,一接,原来是位年轻的女士。她一上来就哭。我安慰几句,她平静些,说:“麻医师,我恐怕活不了”,我这才听出,是我一个乳腺癌恢復期患者。我问:“您不是前两天刚复诊吗?我根据你的最新CT报告,结合我从中医角度為您做的检查,不是分析你仍然在良好恢復吗?”她抽泣著说:“有个歌星,姚贝娜,同我年龄一样大,也是乳腺癌,2011年得的,很快转移到肺脑,刚刚去世了。我也是2011年得的,我想我的癌症一定是也转移了。”我这才明白怎麼回事。说起来我真的孤陋寡闻,姚贝娜这个名字,我昨天看国内新闻才知道,但处於职业敏感,当时很好奇她的癌症復发转移如此之快,本来也想追踪了解一下呢。我的这位患者,是乳腺癌二期,她来自香港,全家都比较信中医,所以手术后,她在化疗放疗期间,就开始在我这裡配合中医治疗,她在化疗放疗期间,副作用很少,只是头髮掉了不少,但不到一年全长回来了。化疗后,她需要服用5年的托马斯芬预防復发。她整个健康状况总的来讲恢復良好。像她这样的患者,我已经治疗很多很多人了。我耐心地又重复分析了一遍她的情况,最后她破涕為笑了。

 

    走进门诊,我赶紧打开电脑,键入“姚贝娜”三个字,果然跳出很多相关消息,读起来為她惋惜,挺伤感的。这时,秘书转了个电话给我,电话那边说:“麻医生,我可以提前来复诊吗”,我一问,原来又是一位30来岁的乳腺癌患者,也是华人,她说:“我很担心我的癌症一定是转移了”。我问她,是不是早晨看到姚贝娜的事,感到很难过,又担心自己,所以想提前复诊?她说:“您说的真对,是那样的”,於是我又安慰她一番。一年前,她是乳腺癌临床一期,也是中西医同时治疗的,也是要服用5年的托马斯芬,目前情况良好。

 

    接下来,我很快瀏览的有关姚贝娜的新闻报导,也顺便听了她的几首歌,觉得唱的还真好。我很感动,她去世后,将角膜捐献出来,在往生后继续把光明带给别人。

 

    我从北京来美国几乎十九年了,也在美国集中精力运用中医药抗癌十九年。我不知道姚贝娜在她的治疗中,曾否有配合中医药疗法。但我可以肯定地说,中医药在抗癌方面,绝对是有效果的。特别是到了中、晚期的癌症患者,配合中医药,真的是一个最好的途径。

 

    几年前,我收到一位夏威夷肿瘤医生的电话。他幼时随父母从香港来美国,医学院毕业后从事肿瘤外科30多年,现在退休了。他现在从事的工作非常有趣,就是给癌症患者出主意,因為他通过几十年的临床,认為手术、放疗、化疗给癌症患者的帮助,尚没有达到理想,应该寻求更多疗法。他怎麼在网络上检索到我的名字,就打来电话,问可否来我门诊观察2年,看看中医是否对癌症有帮助。后来,他果然定期来我门诊观察治疗效果。二年后的一天,他坐下来同我谈,说:“我非常认真地告诉你,中医药抗癌的确有效。你的有些病例的效果,在西医是做不到的”。他说他今后在给癌症患者出主意时,会郑重介绍中医疗法。并鼓励我做些研究报告,将中医药抗癌的真实效果发布于世。

   

    前不久,我有计划,将我这些年治疗癌症,所总结的理论、治法、效例,写一部书。十年前曾写过一部,经过又十年的临床经验累积,对中医药抗癌有了更新的认识,有必要写本新的了。感谢姚贝娜,感谢早晨那几位打电话的患者,她们触发了我内心的使命感:我必须早日把这部书写出来,我不要等全书都出来,我要边写边在网络发布,我要早日传播中医药抗癌的效果和理念,让更多的癌症患者得到正确的中医药帮助。

 

    姚贝娜这个故事,也同时使我想起十几年前,我為当时出版的书,写的一篇前言:“美丽永恆”。现在我把它微调后再度发表,作為这部新书前言的一部分。